产品搜索:
 
企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企业新闻
山西煤炭滞销堆积如山 库存高企或形成恶性循环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2/10/24 阅读:550

  煤炭曾一度是财富的代名词。然而今年以来,我国煤炭市场形势骤然剧变。库存积压、市场滞销,黑色的金子突然变成了烫手的山芋,坚挺了十年的价格出现大幅回落。一些传统产煤大省也失去了往日的热闹。低迷的煤炭业究竟有多低迷?来看记者调查。

  这里是河北省石家庄市到山西省阳泉市307国道的辅路,马路两侧不时闪过一个个空荡荡的煤场,偶尔会看见运煤的卡车驶过。沿着公路,记者来到了河北省井陉县,这里位于山西、河北两省交境处,是晋煤东运的重要中转站。全县拥有480多家煤炭运销和洗选加工企业,2011年井陉县煤炭市场煤炭转运量达3000万吨,交易额达100多亿元。然而,如今这里却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在这家宏达煤场,空荡荡的院子里没有了机器轰鸣声。办公室里,工人们正在打着扑克。

  当记者问及工人贾师傅是从几月份开始停工的,贾师傅告诉记者,今年一年基本没有干,从1月份一直到现在。

  工人们说,宏达煤场平时从山西运煤进来,筛选后再转卖到山东的电厂,但从年初开始,煤场的利润逐渐变薄。

  当记者问贾师傅我们今年是否一吨煤都没走,贾师傅告诉记者:“走过点,走过也赔钱,我(们)正月里头赔了十来万,后边就休息了一直。”

  宏达煤场所在的井陉县天长镇,有三十多家煤炭企业,日子难过的不只宏达这一家。这个经营了14年,占地16亩的荆阳煤场也未能幸免。往年年销售煤炭达20万吨的煤场,今年堆积的煤堆已经开始风化泛白。

  煤厂老板告诉记者这个场停了,应该已经四个月以上了,是四月份停的。因为山西这个煤不降价,他们主要是供山东这一块,中间还赔钱。

  煤场负责人李俊文介绍说,荆阳煤场主要给山东淄博的几家电厂供煤。年初,电厂用煤量开始逐月递减,业务员反馈回信息:电厂发电机组部分关停,导致用煤量减少。

  煤场老板告诉记者,他的用煤比过去少了能说有四成,他告诉记者:“将近四成,应该是,按照业务员反映的情况。”

  用煤量的锐减,导致电厂挑选上游煤炭供应商,并开始压价。

  煤场老板告诉记者,以前煤价高是600块钱,现在是400多刚多点,将近200块钱。

  而他们要继续加工的情况下,一吨要赔将近一百七、八十块钱。

  生意好的前几年,荆阳煤场纯利润达数十万元,聘请工人25个。今年4月份,煤场开始陆续辞退工人。

  煤场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就有两个看门看场的。那时候生意好的时候,他们每个月能拿两千多块钱,两千五、六这样。现在只挣基本工资,每个月一千二、三,多不了。

  金地煤业是当地镇上煤炭企业的前三甲,同时经营着三家煤场。由于他们是给石家庄当地的电厂供煤,跟销往山东的煤炭相比,少了中间的运输成本。在整个煤炭行业不景气的环境下,他们仍可以继续支撑一段时间。

  金地煤业董事长梁春利告诉记者,去年大概是1到7月份,就是52万吨,今年还不到40,39万吨,和去年相比有13万吨的差别吧。

  董事长梁春利介绍,以五千大卡的煤为例,去年的价格是在675元到695元每吨,今年到了525元到530元每吨,年终的盈利不容乐观。

  梁春利告诉记者:“今年跟去年的利润得相差,减少了百分之三、四十,甚至到四、五十。”

  电厂用煤量从6月份开始加速下滑,下半年的形势让梁春利忧心忡忡。

  梁春利说:“今年6月份的销售量,只有19047.16个,在去年的同期是,去年2011年6月份是,73000多个,相差了5万多。”

  而在去年生意好的时候,仅一个煤场就会存煤15万吨到18万吨,以待增值。现在只能存两三万吨,而且是根据订单进货。

  金地煤业的杨经理告诉记者:“你看,从这儿煤,就是除了…以外,我都得上煤堆,挖个小煤炭的形式上去。上去车就进不来,得倒着进来,装车走的时候,它再出去。”

  杨经理告诉记者,以前多的时候,有三四百辆车。像那个八挂车可以排几里地。现在这样的车辆可以有个十辆、八辆的。

  而就在去年,井陉县被列为全国十大先进煤炭批发市场的首位。并且,煤炭运输、加工业还是该县的两大支柱产业之一。

  煤炭局工作人员杜女士说:“这是我们井陉煤炭局2011年度工作总结,2011年是新增办证企业五家,新增新卖场三家,主要是六家,还通过这个年检。煤炭市场专利是三千万吨,比去年增加五百万吨,交易额达100亿元,实现四亿元。”

  炎炎夏日,应该是每年煤炭供应紧张的时段之一。但是今年煤炭的行情却让人出乎意料。大量煤炭积压,让一些关联企业苦不堪言。比如在河北,著名的运煤港秦皇岛港口已经是煤满为患。河北如此,产煤大省山西的情形也不乐观。

  在山西阳泉市通往石家庄井陉县的307辅路上,过往的多是山西、陕西、内蒙的运煤卡车。一位当地的卡车师傅介绍,自己前年投资45万买了辆运煤卡车,第二年就挣回了20来万。

  一位卡车司机告诉记者:“今年不行,去年是两个人干,现在今年我自己干,到现在就是挣的工资,六七万。到年末倒不挣钱了,正好要交保险、费用,一些都要给人家。”

  看着路上偶尔驶过的卡车,去年天天堵车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不敢相信形势变化会这么快。

  卡车司机告诉记者说:“一堵就是一个晚上。白天也堵。现在不堵车,根本没有堵车的时候,有时候跑三趟也能跑家来,叫什么活。过去堵车都没办法了。从阳泉到这个地方,也能跑一趟。”

  在当地,个体运输的老板为节约成本,都辞退了司机,自己亲自上车,希望能度过这个难关;而运输公司的日子同样难熬。在307国道辅路荆蒲兰村路段,大路旁的一排房子里,共有7家煤炭运输公司。在临街的五家店面里,只有一家在开门营业。

  让这些运输公司发愁的是,不仅仅是煤运价格的下降,还有煤源的紧张。运费低,上游山西的煤没人愿意运过来。

  另一位卡车司机告诉记者:“运输价格现在降了,2010年我们那时候的价格125,现在95,一吨差30。而且现在没有煤了,现在这样得等到两三天才能装一车。”

  小公司举步维艰,大公司的境遇也大同小异。井陉县恒山运输有限公司经理王建梅,经营着一家曾经拥有八十多辆煤运汽车的运输公司。现在,她不得不考虑转行。

  井陉县恒山运输有限公司经理王建梅:“也是经营这个运输行业20多年了,也真不舍得转行,没有办法。”

  公司成立6年,没料到今年煤运生意急转直下,从业二十多年的她不得不忍痛转卖了自己车辆。

  王建梅告诉记者:“从二、三月份开始,到现在卖了二三十部了,这个活就不好干,从7月份,一部车也不派,所以车卖得也不少。还有一部分是代卖的,是这样的。”

  2012年,她公司一到七月份的营业账本不到一本,还不如去年一个月的账单可观。

  王建梅告诉记者,2011年,都是2011年2月份、5月份、6月份、3月份,是每个月都有一本?全在这儿,营业总额,每个月10来万,一年也就是100多万吧。就是一年,100多万。

  那么山西煤矿企业的日子究竟如何呢?吕梁市位于山西省的西南两百公里,是中国焦煤的主产区之一,年产煤炭近七千万吨。东辉集团西坡煤业是当地规模较大的煤矿企业,核定年产量为120万吨。但采访中,煤矿负责人只是强调煤炭价格下跌的因素,并不愿意透露他们一到七月份的具体产量。

  山西东辉煤焦化集团有限公司供销副总田堰年告诉记者,产量基本上维持不变,但是销售收入和利润,同比要下降40%左右。

  不过矿上工作人员透露,他们已经停产了一周。在门岗处,负责煤车出入审核的登记簿上,可以看出他们煤炭外运量跟往年的差别。

  西坡煤业矿区的保安告诉记者:“今天是走了,这一页是24辆,只有22辆。如果平常的情况下,和去年相比,如果保证道路畅通的话,多的时候也就走个一百七、八十辆一个班。

  山西东辉煤焦化集团有限公司供销副总田堰年介绍,与他们相邻的一些企业,现在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他认为一个是市场的需求;另外,营销策略也是原因之一。

  田堰年告诉记者,现在有好多企业,现在形成了大量的库存,具体的名称我不能讲,我只能说有一些厂家,一个煤矿库存存到22万吨,低的存了8万吨,平均每个煤矿存了12到15万吨。

  同在吕梁市柳林县境内,在相距西坡煤业仅几十公里外,在另外一家不愿透露矿名的煤矿上,这家年产90万吨的煤矿已经停了一个多月。煤炭堆积如山。

  这个矿的矿长告诉记者,这个场地堆的煤大概有16万吨左右。是三个月生产的量,因为这个煤不是一次性生产出来就堆下了,有时候这个煤炭市场不好,今天堆一点、明天堆一点,就恶性循环了。

  42岁的庞矿长去年从一家小矿,来到这家拥有900名工人的大矿。在今年二月份的集团大会上,他还信心百倍地要超额完成任务,没想到即遭遇到4月份的煤炭滞销。

  庞矿长告诉记者,本来计划中间上半年的产量要完成个50万吨。但现在只完成了20多万吨。

  矿工大部分都已辞退,还留下100来人做安全巡视和机器检修。庞矿长说,如果重新开工,工人容易找到,但煤炭的风化和自燃让他担心。

  庞矿长告诉记者,如果煤放时间长了,会对煤的质量有很大的影响,因此他们的煤是主焦煤,时间长,它的煤的精英料就会毁坏的,无形中就是煤质变坏了,对价格有很大的影响。

  看着门口只有几辆运煤的卡车,再抬头看看煤山,庞矿长眉头紧锁。过去买方来矿上买煤,找不到集团老总的关系,很难拿到买煤的指标。

  庞矿长告诉记者,现在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也只能让销售人员辛苦一点、多跑一点,找几个客户,把这个煤尽快卸完。

  煤炭堆积如山的并不只这家煤矿企业,整个吕梁地区形势不容乐观。

  庞矿长告诉记者,像吕梁市,规模差不多的煤厂有40多家,现在销售好的没有几家了,整个的市场不行。

  根据吕梁市煤炭安全生产局的数据显示,整个吕梁市煤炭生产虽然大幅攀升。但库存原煤明显增加,达到526万吨,同比增加492万吨。

  吕梁市煤炭工业局规划科科长焦明辉告诉记者:“咱这个表反映了煤炭经济的总体运行情况。今年7月份到现在为止是生产了508万吨。1至7月份累计是4085万。去年同期,1—7月份的话,咱这边的产量是3535万吨。”

  数据显示,今年1—7月份,销售产值均比去年同期明显减少。去年同期销售产值达236.09亿元,今年销售产值为231.88亿元,比去年减少4.21亿元。

  焦明辉告诉记者,今年销售,主要受经济风波的影响,今年主要的煤种的价格全部持续下滑,包括咱现在的主焦煤,去年都是卖到1200块钱的注焦煤,现在它都跌破到700到900左右的样子,这上面就表现出来了。

  山西省发布的煤炭企业库存量显示,截至6月27日,全省煤炭企业库存178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4.7%,比年初增长8.5%。积压形势非常严峻

  在前面的节目中我们看到河北和山西这两个产煤大省已经出现了煤炭严重积压的情况。无论是煤炭企业还是运输企业,都遭遇了价格危机。鄂尔多斯是近年来新崛起的产煤重地,探明储量占全国1/6,是名副其实的黑金王国。那里的情况如何呢?

  进入夏季,鄂尔多斯的煤炭市场迎来的却是阵阵的寒风。一场阵雨过后,积水将这条通往包头的运煤专线分割成两段,司机们不得不静静地等待雨水退去。

  货车司机张师傅告诉记者,今年生意不行,就是现在用价太低。去年我们80多,高的时候上到100多,高了。现在的一吨煤运费大概是67、68。

  去年为了购买这辆货车,张师傅从银行贷了十几万。眼下低迷的煤炭市场已经影响到他每个月的还贷。

  张师傅告诉记者:“去年我们就雇司机 我们给别人开 一趟回去挣个好几百 一千多元 现在不行了 现在自己跑挣个七八百元

  这条环城公路是鄂尔多斯煤炭运往外地的一条必经线路。以往这里车水马龙,一片繁忙景象。如今却显得格外冷清。

  记者随后又来到了鄂尔多斯市老城区东胜区的一条环城运煤专线,这里的车流量也同样大幅减少。

  司机魏师傅告诉记者,拉煤的次数,一个月就是将近14、5趟,去年每个月能跑个20多趟,跑个26、7趟。

  司机秦师傅告诉记者,今年一过年还行,近这几个月不行了,不挣钱了,运费低了。

  感受到这股寒流的不止是货运司机们。在一家物流园区里,记者见到了王永祥。他经营着一家煤炭信息部,主要负责给煤矿和货运司机牵线搭桥,赚取中介费。今年他的生意也遭遇了寒流。

  鄂尔多斯市永祥货运信息部负责人王永祥告诉记者:“发货量少,货主要煤的也少,就是这种的。好多人都不要煤,给人家打电话,不要,家里都不要煤,厂子都停的,就是这种。”


  • 上一条新闻: 安全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矿用安标产品专项检查情况的通报
  • 下一条新闻: 什么是架空乘客装置
  • 评论
     发表评论
    输入email 或 手机号码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站首页|产品中心|新闻中心|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扬州市百思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公司产品:抱索器|单托轮|矿用架空乘人电控装置  友情链接:苏州家具美容|友发镀锌管|艾利反光膜
    联系电话:0514-85609508   0514-85609598   传 真:0514-85609588   地 址:江苏省高邮市城南经济新区新科路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2070862号